第一百九十二章 怒(1 / 2)

 “啧啧啧,你还想动手。”庞光俊笑道:“先不说你现在筑基境打不打的过我,就算打得过,你敢吗。”

景之瑶提着剑,听完庞光俊的话,楞了一会,血已经顺着剑柄留到剑尖上了,滴到地上,染红一片。

“算了,不和你说了,赶紧包扎好伤口。”

庞光俊递出一块手帕:“别到时候带着伤伺候我师父,惹得他犯讳气,不高兴。”

看着不断晃动地马车,庞光俊叹了一口气:“你就认命了吧,这世界强者为尊,你这几天好生伺候他,等到了衡山,他自然会放了你。”

“他身边女人这么多,说不定到时候就玩腻了,忘了你呢,到那时你不就没事了吗;到时你还是少宗主夫人吗,一切还和原来一样,你说对不对,我的大师姐。”庞光俊笑了。

景之瑶沉默了片刻,接过手帕。

夜晚的景色很美,美到甚似尤物。

下半夜,方域在安抚全之瑶睡着后,便一身大汗走出马车,准备乘乘凉。

“师父,您出来啦。”庞光俊站在一旁,看到方域过来,立马迎接道。

方域笑了笑,自己这个大徒弟永远这么热情、贴心,说话也极好听,不过他可不认为庞光俊对他有多忠诚,在他眼里,庞光俊不过是看在自己实力强,给的好东西多,就来抱大腿而已。

不过这对方域来说就足够了,修真世界,人与人本来就是相互利用,自己需要的就是这种用起来称心如意、有能力的手下,至于庇护、修炼功法灵石,自己有系统在身,只要要能装逼忽悠,就能赚到,有的是。

“小俊子,你刚才和景之瑶说的为师都听到了。”方域笑道,自己现在实力增强,各方面身体机能都加强了。

“啊,师父”庞光俊尴尬笑道,其实内心早就知道方域能听到,他和景之瑶就在马车便谈论的,稍微有点境界的修士在旁边都能听到,更别说方域这种高阶修士了,不过他有一部分因素也是故意想让方域听到的。

“好了,别瞎想了。”方域拍了拍庞光俊胳膊:“放心,好好干,只要听为师话,把事情办的漂亮,为神谕门着想,有的是好处给你。”

“徒弟铭记师父教诲。”庞光俊伏地跪道。

“对了,刚才在参悟神谕剑术吧,怎么样?”方域对这神谕剑术到是挺感兴趣的,但是现在自己已经练了神谕七剑了,而且神谕剑术是神谕七剑的简化版,自己倒也没必要重复练习。

“回师父,这剑术很诡很异。”庞光俊正色道,自己刚才参悟神谕剑法没一会就感觉道了这剑术的恐怖和大不同。

“哦?继续说。”

“好的,师父,徒儿我感觉这剑术诡在杂乱无章,剑法变化无常,但却有七层之分,需要习剑者不断练习,一层一层参悟,才可以彻底掌握这剑法的所有招式和运剑规则。”

“至于这剑法异,异就异在它和我已知的所有剑法的运剑规则和思想都不同,好像不是这方大陆的剑术一般。”

方域笑了,这大徒弟分析地还挺面面俱到。

“不错,分析地很好。”方域赞赏道。

“快去抓紧休息吧,明天还要你赶路呢。”

“是的,师父也早点睡吧。”庞光俊躬身退下。

景之瑶正在一旁看着他们俩,见庞光俊走了,便从马车后面走了出来。

“怎么?想通了,不闹了?”方域讪笑道。

景之瑶点了点头。

“好,这样才是明智之举,放心,等到了衡山,我自然会放了你。”

方域说道:“就像小俊子说的那样,你到时还是少宗主夫人,我事多得很,到时也懒得管你了。”

“谢谢神官阁下了。”景之瑶默默躬身。

方域走上前,勾起她的下巴,乐道:“那么现在呢,是不是该你表示诚意的时候了。”

景之瑶身体颤抖了一下,随后便跟着方域走到了一旁的密林中。